我的启蒙老师

2016-03-14 13:47:29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无锡市育英实验小学   六(4)班   李怡洁
         一转眼,我就六年级了,有些老师已经在我记忆中慢慢淡去,但惟独我的绘画教师——幼儿园的秦老师令我记忆尤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双小眼睛总爱一眨一眨的,两条眉毛淡到像没有。她很瘦,个子也矮,还没我当时上初一的姐姐高,明明三十出头的人,打扮得却像快四十的,还凶得不得了,我们暗地里都喜欢叫她“怪老太”。
        可就是这么一个人,却偏偏让我对她永生难忘。开学初,她一进我们班,我就越发不喜欢她。她上的课我从来不认真听,画画也草草了事,每次上课我都巴不得她生病了,怀宝宝了,最好休假个一年几个月的,就算换个再凶的老师来,也总比她好。可是,在她教我的前两月里,她从来没生过病,请过假,我的希望就这么破碎了。
        两个月后有一天,秦老师再次大摇大摆走进教室。她拿起画笔,轻轻几笔,孙悟空就活灵活现出现在画纸上了。再轻轻几笔,一根金箍棒又被孙悟空紧紧握在手中。即使她画得再用心,再吸引人,我也只会假装哇一声,然后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,正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,一声“李怡洁”打破了我的梦境,原来是秦老师啊。她皱着眉头问我:“你画的画呢?拿来我看看!”哎呀!忘画了,我只好老老实实告诉老师。秦老师很生气,我却很镇定,老师颤抖着画笔对我说:“一下课你马上跟我去给父母打个电话,记住没有?”我不说话,大家都望着我们俩。下课后,我跟着秦老师去打电话,老师穿的虽不是高跟鞋,但走起路来,却有很大的声响,每一步都踩在我的心上。可结果完全出乎我的预料,秦老师在电话里说我表现好,要带我去她家做客,吃完晚饭后再把我送回去。爸妈还真相信了,一个劲儿谢谢老师。
        放学,我搭着秦老师那破旧的自行车,来到她家。一进家门,我就发现室内全是奖状,密密麻麻数不胜数。我坐在一旁,静静看着我面前的这位老师批改画纸。灰暗的灯光下,我看到了秦老师的几缕白发,几道皱纹,它们像刀一样刻在我的心头。原本我从来没观察过的老师,在这一秒中,却让我忍不住眼睛发酸。吃完粗淡却可口的晚饭,秦老师披上外衣,蹬着自行车送我回家。下车时,老师轻轻把我抱下,然后又用温暖的手牵着我回家。在老师走的时候,我看风吹起她的外衣,她回过头来跟我告别,我也和她摆手道别。
        从此以后我就变了。我再不在她课上捣乱,每幅画都认真画完,秦老师也更加喜欢我。
        二年级时和她在快餐店偶遇,我一下叫出她的名字,老师也回过头来对我微微一笑,仿佛在说:“加油啊,你这些年过得好吗?”然后就快步离去。
        虽然已经过去六年了,但我仍然忘不了她。秦老师,您就是辛勤的园丁,播下了我尊敬老师的种子。老师,谢谢您!
 

 
返回顶部